雪箓

长年不更新,催更可以私信,不过我估计并不会有人……另外aph半毕业了

【红茶会】我的前男友与现男友与我(1)

又名:到底是谁给谁戴了绿帽
米中心红茶会,灵感来源于某著名劈腿游戏。幼儿园水平,请见谅。接受不了三角可以不看啦_(:з」∠)_

DAY.1
周末和男朋友一起宅在家吃饭睡觉打豆豆,简直幸福得像天堂。在门铃想起来的前一秒阿尔弗雷德还瘫在沙发上如此想着。
公寓是监控型门铃,视频镜头里是阿尔熟悉的金发粗眉毛前男友,说是前男友也不太合适,毕竟他们还没有正式分手。
一边现任男友正在厨房里给他做菜,另一边还没分手的前男友又在镜头里对他皱眉毛。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脚踩两只船,哪有不落水。
于是乎阿尔弗雷德用两秒计算了修电路的费用和被男子双打打死的安葬费,果断抄起小剪刀跑过去直接剪短了监控门铃的电线。
好样儿的,英雄就是关键时刻拯救自己。阿尔丢下剪刀松了口气。
厨房里做菜的现任男友自然也听到了门铃声,围着gitty围裙出来询问来的是谁。
“没什么事啦小耀,是肾宝推销员,真是的,英雄怎么会需要那种东西啊!”阿尔瞟到电视里的广告随口撒了个慌。
王耀听了这话露出了非常微妙的表情,然后非常直白地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的某个部位……最后拍了拍阿尔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身体超好你放心,你有什么要求直说吧。”
——什么?怎么变成这种情况了,我身体也超好啊!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不过总感觉某些方面变得糟糕了。
于是阿尔目送着一脸大义的男朋友回到了厨房。
虽然很想辩解,但现在来不及考虑上下肾宝,还是得想办法处理楼下的粗眉毛前男友,要是被其他邻居开门放进来,那可就栽了。
公寓是二楼,刚好厨房看不见阳台,小英雄穿上鞋踩着快递盒,顺着阳台边的水管爬了下去。刚落地就向单元门口跑去,一定要赶上啊!
来到单元门口,只见亚瑟正不停地按着自家的门牌号,一直没得到开门指令,表情已经很不爽。
“嘿…亚蒂,好巧啊,怎么突然有时间过来呢?”阿尔故作自然地过去拍了拍亚瑟肩膀,得到了一记白眼。
“哈哈哈哈哈哈,hero是刚散步完回来的。今天天气很不错,我还碰到了邻居的金毛狗呢哈哈哈哈哈。”
你以为本英雄的演技是吹的吗?我这就是浮夸中不失真实,幽默中不失帅气,随意中流露着内涵。我真不愧是super hero☆!
亚瑟显然被他的傻哈哈忽悠过去了,相信散步的说辞后要求阿尔开门。
“这…现在不方便进去呢,刚刚有一只外星人蹲在我家门口,好像吃多憨八嘎要胀死了,不如我们去买健胃消食片吧!”阿尔继续贯彻他的浮夸中不失真实的演技,说出了非常不靠谱的借口。
亚瑟眉毛一皱感觉阿尔有点傻。
然后亚瑟抱臂皱眉开始数落起阿尔:“你是笨蛋吗?这么大了还是用这种理由,不就是房间里堆满垃圾食品和臭袜子吗?真是的,我以前教你的你都忘记了吗?”
——看吧看吧,他总是这样数落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就是受不了他这一点啊。虽然垃圾确实丢了一屋子,不过小耀今天都帮我收好了,你不知道吧,略略略。
阿尔一边幽默而不失帅气地哈哈哈傻笑,一边心里把亚瑟爱数落人的习惯吐槽了千万遍。
教育完男朋友的亚瑟无奈地看着打哈哈的人,估计自己的说教这家伙又没听进去。只好拉起阿尔的手带他去买健胃消食片,也算给阿尔一个台阶下。
“诶?真的去买啊,亚蒂真温柔。”交往了半年阿尔对亚瑟嘴硬心软的性格也摸清了七八分,于是很开心地踩着别人给的台阶,拉着还没分手的前男友的手一起跑去了药店。
此时王耀做好了饭菜,洗干净手摘下围裙,准备去客厅喊阿尔弗雷德吃饭,却发现家里没人。
摸出手机解锁,在联系人里找到备注是男朋友的电话拨通,嘀嘀嘀——
“歪,你在哪儿啊,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你在哪里呢?”
“歪,小耀啊,我…正在药店呢,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的王耀陷入沉思,然后打开某宝开始搜索肾宝片。这药片靠谱吗,有没啥副作用啊,果然还是管老妈要点虎鞭酒吧……
另一边药店里的亚瑟开始不满:“小耀是谁啊,你那么急急忙忙要回去。”
阿尔抱着健胃消食片心中慌乱,但一个演员最重要的素质就是临危不乱,于是他又开始了他的表演。
“你有所不知啊,小耀是我嫂子,她在要生了,我哥叫我赶快过去。”
“你不是独生子女吗?”
“我表哥啊!不说了亚蒂,我要去拯救小宝宝,bye!”
“你又不是医生……”亚瑟看着抱着健胃消食片冲出药店的人,小声嘀咕着开始了怀疑,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
在零点一秒之后他震惊地睁大了眼,那对粗眉毛也控制不住地颤抖,笨蛋阿尔弗不是只有我一个表哥吗?什么时候我都有孩子了?!
一头雾水急急忙忙地追出药店却早已经不见阿尔的踪影,亚瑟只好打给损友弗朗西斯询问自己最近一年出去喝酒有没有喝醉误色。电话那头损友嘲笑他不是在和表弟谈纯精神恋爱吗,怎么会误色。在亚瑟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后,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然后沉痛地告诉他要选择原谅自己,既然孩子都要生了,就要对那位女士负责。
挂断电话后,亚瑟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一边是毫无印象却要生孩子的人,另一边是交往半年的表弟男朋友。怎么办,我怎么无知无觉地脚踩两只船了呢?阿尔还不知道,不对啊,他已经去医院了,那不是见回应伦贝尔草原的绿色呼唤吗?
智商下线又被损友影响的亚瑟终于捡起了智商,觉得弗朗西斯肯定是故意整他,于是在调查阿尔撒谎真相和揍弗朗之间选择了后者。
跑回家的阿尔逃过一劫并且吃上了现任男友做的美味饭菜,虽然饭桌上男友表情很奇怪,不过总算没有被发现脚踩两只船,真是太好了呢。
现任男友小耀在吃完晚饭后,就离开了阿尔家,说要回娘家拿点东西,对身体不行的人有帮助。
送走了男朋友的阿尔思考那句身体不行的含义,然后回想起了被肾宝支配的恐惧……果然是有了奇怪的误会啊!
以后找机会好好和小耀解释吧,毕竟他们来日方长,当务之急是和亚瑟分手,不然总有一天要翻车。

一夜无梦。

————————————_(:з」∠)_
tag打的好心虚……
我可以说后几章有好茶金钱吗
为什么米中心不打米英,因为后面会提到吧(大概)

评论(36)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