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箓

取关随意吧,我写写自己喜欢的。

【狗崽】单排大天狗的死亡①

@苏稚宴 因为她要我写,我就写了,写得也没什么意思。

#扒鸡设定,队友视角
#主狗崽,可能夹带点别的

(妖刀姬)
隔壁寮的贫穷阴阳师是平安京出了名的贫穷,寮中凄凉,请不起任何一位式神打工。
听博雅阿爸说那个人叫晴明,是初入平安京的新手阴阳师,我们作为邻居要多帮助他。把晴明介绍给大家的当天,我就被拉去给晴明义务劳动了,眼看着一颗颗魂火入手,晴明脑袋上的阴阳师帽子也开始有了花纹。
青行灯说隔壁的穷鬼八成和阿爸有一腿,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可能是晴明天天叫我砍蘑菇自己也不太好意思,他主动提出以后只借辅助,免得耽误博雅阿爸升级帽子。
在辅助们代替我去做义工之后,寮内射手过上了孤儿般的生活,日常出任务去战场,一人去下路直接被敌方三人按在地上锤,弱小可又无助。
好不容易结束一盘困难的战斗,灰头土脸回到家却连老头的奶都喝不上。
为首造反的是妖狐,平时要多潇洒有多帅气的崽子最近被锤得怀疑人生,回家连一身破烂衣服都没换,直接爬到屋顶上呼吁射手们维护合法权益,坚决不向阿爸小情人低头。
院子里鸩的头饰被削掉了一边,管狐的竹子炸了,彼时正趴在青行灯怀里哭鼻子。白狼很励志地说能为博雅阿爸分忧被揍也没关系,说这话的时候她手里的弓弦啪地一声断掉了。
“其实灯姐姐愿意辅助一下大家还是可以继续坚强的。”妖狐想从屋顶上帅气地跳下来邀请青行灯,结果一不留神把脚扭了。
青行灯撸着管狐表示她的字典里没有辅助这两个字。
伤残孤儿们决定拒绝所有请博雅阿爸出射手式神的邀请,导致阿爸的大帽子摇摇欲坠。
“要不咱们寮多人组合出战场吧,你们一个个去挨揍也不是个事儿。”阿爸避重就轻地回避了找晴明要回辅助的事情,可能他们俩真的有一腿。
青行灯领了阿爸的命令,集结寮内没出去打工的式神,开始分工编队,三人为一小组。
为了安抚扭伤脚的残疾妖狐,青行灯将我们仨安排在了一起直接去参加资质赛,事关博雅阿爸的帽子和妖狐的面子,我们俩都非常严肃认真。
第一场匹配到了红叶和寿比惠,太久没喝过奶的妖狐饱含深情地盯着老头,老爷子受到惊吓差点没从鱼背上摔下来。
对面五人分别是兵佣,妖刀姬,大天狗,山兔,鸩。单从阵容上来说敌方可能比我方更有优势,要更加认真对待才行。
砍死几只麒麟蘑菇后升到了六级,和红叶交换了信号开始蹲对面的大天狗。
在红叶成功勾引到对面狗子出塔之后,我拎着刀砍了上去,红叶也适时地放出眩晕。
那大天狗应该也是个有经验的式神,不慌不忙丢了一个吹风,转身飞回了塔下。风落瞬间我直接越塔给了他一个大,红叶也跟上来丢叶子。
奇迹般地,这厮螺旋走位成功躲开多个挥砍后血条都空了人还没死。顶着塔的伤害我只好先退出去,大天狗有些得意地摇着扇子说道:“就你们这样的家伙怎么能阻挡我追求大义……”话音刚落,红叶起地跳舞送了他一个大招。
黑色小翅膀在空中无力地打个转儿就歇菜了,趴在地上的狗子恨恨地瞪了我一眼。
与此同时上下两路进展也很好,青行灯躲避兵佣的技能跟玩儿似的,反手两只蝴蝶一道墙就把大块头打掉了三格血。妖狐有了老爷子的奶如有神助,直接把对面鸩捶爆了五次,得了一大笔钱。
对面妖刀似乎在梦游,我把她的麒麟偷光了她也没发现。
局势总体来说算有优势,对面基本都是小麻瓜,喜欢哪个切哪个。
团了两次发现确实是没什么威胁,除了大天狗总是在找机会用风刃打崽子,如果不是因为他经济比崽子差太多,可能崽子就要被他吹死了。
切狗子是切不到的,吹风走位加闪现,怎么着也能堪堪抱住一命。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必赢的局,崽子恢复了活力重拾往日风采,见一个麻瓜打死一个式神。
不过妖狐总是屁事多,打麻瓜跟切菜似的,他觉得很没意思,就嚷嚷着一定要让他打死一次对面的狗子。
“你皮这一下不怕翻车吗?”我默默砍着对面的高地,崽子就在那儿扇扇子装酷,还不停跟红叶搭讪,尽管对方并不想理他。
为了满足小破孩子的任性要求,高地一波团我和青行灯越塔杀狗,一个大灯笼过去狗子果不其然交出了闪现,老爷子领着崽子进塔开奶插旗。
我找准时机开了免伤直奔狗头,连续劈砍后等着崽子瞬步过来帅气地收走狗头。
“你这个大风刮得还没有小生的扇子风强。”崽子踩在狗子尸体上还没多嘲笑两句就穿出敌方已投降的消息,金光一闪狗子尸体旁的基地炸开了花。
青行灯觉得陪小孩子过家家很无聊,提前回了寮,剩下个妖狐强烈要求我再陪他找找自信。看他笑得一脸花枝乱颤就知道他要开始膨胀了。
第二场资质赛匹配到的队友刚好是来替晴明打工的我寮山兔,兔子顶着两坨黑眼圈哭诉阿爸压榨童工,规定每天每个辅助都要帮晴明打出三个魂火,不然不给饭吃。
妖狐正义感爆棚地告诉山兔打完这盘就组队去锤阿爸的小情人,山兔抽抽搭搭满脸怀疑。
这次比赛我方和敌方都有大天狗出战,对面大天狗居然还是上一把的那只,妖狐有点兴奋地点开公频开始叫嚷:“哟,对面的狗子不就是刚才被你狐哥哥按在地上摩擦的那只可怜小狗狗吗?”
公频上一片安静,山兔怕妖狐尴尬,特意打字回了一串句号。
“。。。。。。”不怕没说话,谁句谁尴尬。
刚找回自信心的膨胀狐哪里管那么多,挥挥扇子准备好好发育等会打狗。
下路线上一直保持优势,把敌方下路二人组逼到塔里不能出去,我牵制敌方打野不让他去支援。
原本以为又是锤麻瓜的局,却因为敌我的两只狗子发生了变化……
上局我和中路红叶配合抓死过敌方狗子,可是这局的我方中路大天狗格外不灵巧,风吹不到人,刃刮不到人,活脱脱一只小委屈。
直接导致敌方狗线上优势,先升到六级后跑去下路给了正在得瑟的崽子一记吹风风。
本来只有半条血的小狐狸被吹了个措手不及,山兔丢出圈圈框住大天狗,给了崽子一个加速准备撤退,却不料狗子从小纸人恢复原型后,一个闪现上去又是一个吹风。
羽刃暴风——
妖狐扑街。已经跑进塔的山兔听到狐狸的惨叫回头顿了一下送了个双杀。
“小狐狸也想妨碍吾之大义。”大天狗摇起扇子围着妖狐的尸体飞了一圈又飞回了中路。接下来他就很执着地开始贯彻他的“大义”了,只要看到下路对线崽崽稍微掉了点血就会立刻飞到下路支援,然后蹲草吹风羽刃暴风,完美。
山兔看着妖狐一次次凉凉的尸体感受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被狗吹爆多次的崽子并没有放弃,也没有说什么垃圾话,一心开始打钱发育。
幸运就幸运在对面有两只麻瓜,上单守不住塔,一心就知道往外扑,被我方上单捶死多次依旧死不悔改。而对面打野一心支援上路,导致场上一度出现葫芦娃救爷爷的局面。
就这样,敌方大天狗在沉迷蹲崽的同时,他们家上路的塔掉了两座。等他飞去上路支援的时候,崽子开始疯狂突突,突死了下路的两个人,突掉了下路两座塔。
对面大天狗开始心力交瘁地上中下三路清兵线,终于重蹈上一局覆辙。
“要怪就怪你倒霉,一看就是单排孤儿法师,就算吹炸你狐哥哥也是输。”崽子扬眉吐气地突垮了大天狗家的基地,又一次的。
看对面大天狗面色不善,为了避免再次撞车积累仇恨,我当机立断把崽子拖回了寮里,山兔还是苦命地继续义务劳动。
崽子乖乖回寮后神情有点古怪,拉着我问大天狗有没有给我点赞。
“就你和兔子给我赞,没有别人了。”
“哦……是这样吗……”崽子挠了挠头发,脸上渐渐浮现出一种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看他这个样子看得心里一突,手上的刀掉在了地上,感觉有事要发生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