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箓

取关随意吧,我写写自己喜欢的。

【狗崽】单排大天狗的死亡②

#扒鸡设定,队友视角
#本章特别解释:平安京式神澄心值(好感度)依靠送礼物提升,其中妖狐能收到加好感最多的礼物为【雨晴垂枝】,大天狗能收到加好感最多的礼物为【八叶】。

(青行灯)
我是这个寮的保姆老妈子,在姑获鸟长年被阿爸亲妹子借走的情况下,被招进来打工的小破孩不得不守着一盏灯长大。从这方面来说,大家都是沐浴在灯总光辉下成长的平安京花朵,是未来给阿爸打工升级帽子的希望。
不过最近有朵小花似乎出了点毛病。
“灯姐啊,为什么阿爸不给我们寮招大天狗。”
“你这话是在挑衅我身为中单的权威吗?”
这两天类似对话已经在我和妖狐间反复了几十次,我感觉他可能太久没有沐浴灯笼的光辉以至于神经出了问题。
终于在这小破孩第五十九次提到招狗打工的话题时我一没忍住往他脑袋上丢了个灯笼,直接给他砸晕了。
原来的阿爸还是个奋发图强的阴阳师,每周都会请一位式神加入我寮。但自从隔壁搬来了晴明之后,阿爸的计划就从请式神打帽子变成了带着式神给晴明打帽子。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儿大不由娘,有了晴明忘了寮。
被灯笼砸晕的崽子一时半会儿应该醒不过来,我只好坐着飞天小灯笼去给他找净化符,慢悠悠飘了两圈却一张净化符也没见着。
我本来寻思着去别家借两张,结果刚飞出门就正好遇到寮里的二号保姆妖刀姬带队回来。
“哎呀,刀刀回来了,正好帮我找张净化符。”我抬手帮她戴好有些歪的帽子,提出了请求。
妖刀愣了下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去别家借符咒了,我摸摸下巴感叹妖刀不愧是我们寮的优秀保姆,效率高话不多,简直堪称劳模。
不过多久劳模妖刀就带着符咒回来了,我给她简单解释了一下我把灯笼放在院子里晒太阳,结果崽子不小心撞上去把自己撞晕了。妖刀点点头,跟着我一起去后院准备叫醒估计还迷糊的崽。
刚踏进院子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原本躺尸在地的妖狐被挂到了院角落那棵大樱花树上,边上还有一对在不停扇风的黑色大鸡翅。
“鸦天狗居然会飞了。”我一手挡着太阳光一手指向那对黑翅膀,一旁的妖刀皱着眉头表情不太好看。
“鸦天狗今天去帮神乐大人打魂火了。”
……
等等,那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大乌鸦坐飞机?还没等我想清楚妖刀就提着她的大刀冲向了大树,不愧是平安京噩梦传闻里人狠活不多冲上去就是捶的社会刀。
社会刀很社会地跃向空中连续劈砍,那大乌鸦也是灵活地左右闪躲,两边都没占到多少便宜。
最后反倒是脆弱的树枝经不起折腾“咔嚓”一声折断了,连带着挂在树上的眩晕妖狐一起摔在地上。
那一下摔得我看着都肉疼,也不知道崽子骨折没有,妖刀反应极快地把净化符丢在妖狐脑门子上,默默退离樱树回到我身边,一副大家当做无事发生的样子。
“唔,小生……嘶……”另一边刚清醒就被疼痛拥抱的崽子发出难过的声音,成功吸引了大乌鸦的注意。
“哼,这点小疼痛都无法忍受,真是弱小无趣。”黑翅膀转身露出真容,标志性的白色狩衣加团扇,配合那不可一世的欠揍样,可不就是妖狐叨叨多天的大天狗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在大天狗的欠揍发言后我以为崽子会炸毛怒怼傻大狗,结果他一只狐狸安安静静在躺在地上装死。
丢人,这不是我们家的崽。
那边那位大天狗也不太满意崽子这个的反应,摇摇扇子平地卷起一阵风把装死狐又挂上了树。狐狸上树后算是沉不住气了,他伸手折断身边的樱花枝啪地甩到大天狗脸上。
“不就是今天又匹配到你了吗,小肚鸡肠输不起,小生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妖刀悄咪咪凑到我耳边告诉我今早她和妖狐出门打资质赛又遇到同一只敌方狗子了,两个人全程互相暗算,拖拖拉拉沉迷打架,最后还是她带了一路兵偷到对面高地。
所以这个狗还是输了,真惨。
看他那张马上就要羽刃暴风的脸,为了崽崽的小命我还是决定履行保姆老妈子义务。
“对面的大天狗大人,您要是因为掉了魂火看崽不爽,我们寮可以出式神帮你把魂火打回来的。”言下之意请你不要用那种看食物的眼神瞪着我们家小孩。
那狗子一言不发地飞到挂崽的枝头边扇扇子边打转儿,一副动物园观光赏猴的悠哉模样。看崽崽御行达摩一样的脸色,应该差不多快要被大天狗气死了。
“有强大力量和坚定决心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同伴。”
“你能不能说人话?”
“我就姑且承认你的实力好了。”
两个人就这样达成交易,本来打算去通知一下大天狗的家长,却不想当事人表示自己还是自由身。
这年头怎么还有野生大天狗?
野生狗子说现在的阴阳师都满足于安逸生活,一点追求都没有,他才不想被这样的人收服……
活该你单排一辈子。
没有阴阳师的大天狗一直过着自由追求大义的生活,每天一个人去参加资质赛提升实力,之前一直挺顺利。就在他以为离大义越来越近的时候撞上了我们寮的上分小组,还一撞撞几天,这就让他很不愉快。
狗子虽然是野生的,但也懂点礼貌,他对自己私闯民宅的行为道歉,还掏出了拜访礼物。
是一束雨晴垂枝樱。
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傻乎乎的崽从狗子手里抢走了雨晴垂枝,我默默掩面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妖刀也很懂地扭过头。
没眼看,没眼看。
夜晚参加资质赛的阴阳师比白天更多,大天狗和崽约定好时间见面,然后就离开了。
崽子怕晚上发挥失误,特意洗澡换上了新衣服。尽管大多数时候翻车和衣服并没有多大联系,该翻总会翻。
离约定时间还差十来分钟,崽子拿着扇子在后院摇头晃脑,嘴里哼着迷之小调,看上去好像还挺开心的。
所以说狐狸都是善变的,昨天还在嫌弃狗,今天就要和狗勾肩搭背。
妖刀姬不太放心崽子和野生大天狗一起出门,想和他们一起过去。我觉得这事不行,人家两个小孩都送雨晴垂枝了,虽然有一半成分是崽子主动抢了花,但是形式上没差啊。
难道我寮式神长期单身已经连平安京送礼的寓意都忘了吗。身为保姆我好惭愧。
“刀刀啊,博雅阿爸刚刚发消息来说晴明要渡劫了,让你去带一带。”
“嗯?那崽子怎么办?”
“我感觉那个大天狗没有恶意,你就放心吧。”
……
妖刀认命地拿着她的大长刀去了隔壁晴明家,临走前还帮崽重新配了阴阳术。
计划通!接下来就是老妈子的启蒙教育时间。
慢悠悠飘到狐狸尾巴旁边薅了两把,对尾巴的主人说道:“崽啊,你今天收了大天狗的花,明天回一支八叶吧。”
“博雅阿爸被小妖精迷住双眼,我们寮没钱买东西。”
哦对,毕竟寮里连净化符都没有,怎么说我们以前也是附近有名的大户,现在这破落贫穷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仔细想来,送雨晴垂枝的野生大天狗可能都比我们有钱,这日子还是人活得吗?家养不如野生。
说曹操曹操到,有钱的野生大天狗在约定时间准时到达,依然是直接飞进后院。当他看见院中穿着新衣服的小狐狸时很不自然地咳嗽两声说:“你这样子还挺好看的。”
崽子很喜欢别人夸他,这一下可把他美得,毛茸茸的大尾巴一个劲儿地摇。尽管如此,小狐狸还是还嘴道:“难道小生之前的打扮不好看?”
“哼,追求大义不能过于在乎外貌。”
“那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灯笼里幽暗的光及时传达了我的情绪,今天才被灯笼砸晕的崽子狐躯一震,机灵地打住两个人的谈话,恭敬地跟我道别准备拉着狗子离开。
狗子却没有跟着崽子乖乖离开,反倒反手扯住崽子,在小狐狸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他一把捞起,飞上了天。
能不落地为什么要用走的。同为漂浮飞行爱好者的我默默给他点了个赞,尽管他好像并不知道崽子恐高。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