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箓

取关随意吧,我写写自己喜欢的。

【好茶组童话】脱出之国的爱丽丝

灰姑娘暂时搁置,三个独立短篇改成爱丽丝。总都还是有的看不是吗?x
高三要补课长点的更新缓慢,短篇不定时出没。
这篇是好茶组!红茶会和金钱组的爱丽丝下周就干!
———————————————

亚瑟丢开手里的绘本,书里讲的是爸爸和叔叔的爱情故事,这本书他已经看了不下一百遍,可表姐还是不给他新的书。

“伊莎姐姐,换一本啦。”小亚瑟拉着表姐伊丽莎白的手摇啊摇摇啊摇,撒娇意味明显。

“可以啊,那亚蒂告诉姐姐这本书中的道理吧,说得好就给你新的书。”伊丽莎白满脸和善的笑容,期待地看着小男孩。

“这个……这个啊,就是说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啦!”男孩不好意思地将封皮是两个男人拥抱的绘本递给表姐。

伊丽莎白对于亚瑟的回答非常满意,感叹着果然大腐国孩子都前途无量,顺便琢磨着隔壁家的小胖子和小姑娘哪个比较适合自家表弟。

“亚蒂啊,你喜欢阿尔还是弗朗呢?”伊丽莎白摸摸小表弟的脑袋,替他顺顺翘起来的金色头发。

“谁喜欢那两个笨蛋啊!”大声抗议的男孩红着脸跑向一边的小树林,留下脸上挂着微妙笑容的表姐。

树林很大又长满了同样的树,亚瑟跑了一会儿就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矮矮的灌木丛穿来窸窸窣窣的响动,这让他有些紧张。

“噌——”有什么东西擦着灌木冲出来,亚瑟惊讶地揉了揉眼睛。那是一只用两只后腿走路的绅士兔子!兔子似乎很焦急,不停地看着怀表嘴中念念有词。

“要迟到了,怎么办……”穿着马甲头戴礼帽的白兔顾不了一旁惊讶的亚瑟,蹬着两只腿向树林中的跑去。

“白兔先生,请等一下!”亚瑟平复了激动的心情,想着既然兔子会说话,说不定可以帮他找到回家的路。眼看着毛茸茸的绅士兔就要跑掉,亚瑟也追着跑向一边树林。

“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请等一下啊等一下!”

白兔似乎听不见亚瑟的呼声,一人一兔的追逐赛持续了很久。直到白兔先生跳进了兔子洞,亚瑟没刹住脚跟着滑进去,追逐赛才算是结束了,而故事才刚刚开始。

洞窟很深,亚瑟一直下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自己快要掉到地心时,终于落地了。不幸的是亚瑟屁股着地,幸运的是竟然一点也不疼。

起身拍拍屁股,打量着身处的房间。白色和彩色的方格砖布满地面墙壁天花板,晃得人眼睛花;墙上有两道门,分别是红色的爱心门,和画着绅士兔的门;除去这些,房间内还有一只圆木桌。

亚瑟试图打开那两扇门,可惜它们都上着锁。圆木桌上放着的玻璃瓶吸引了亚瑟的注意,里面装着像是葡萄汁一样的紫红液,体瓶身上写着“喝了我”。

没有其他选择的亚瑟将玻璃瓶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味道确实很像葡萄汁。十秒后,骨骼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身上的衣服也纷纷崩裂,亚瑟长大了!

五岁的小男孩突然成长为二十来岁成年男子的模样,修长的身躯均匀分布的肌肉,除了脸蛋还是娃娃脸外,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亚瑟惊讶地低头看看地面,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视线确实距离地面更远了。身上的衣服都被撑破,虽然屋内无人但没有衣服遮体仍然让亚瑟十分别扭。

桌子上出现了一把白兔形状的钥匙,可还是没有衣服。亚瑟只好拿着钥匙走向画着绅士白兔的门,突然长大的身躯让亚瑟很不适应,找不到平衡让他走起路时显得有些笨拙迟钝。

打开门,门后是一堵墙和一块老旧的路标,路标上是一块黑木头刻成的猫,可是猫眼却是两处凹陷。蘑菇形状的屋子在路标的右边,四周种满了胡萝卜,亚瑟猜那就是白兔先生的家。

推开蘑菇屋的门,却没有找到希望看见的兔子。亚瑟有些失望地在屋内转了转,只发现了一些食材和烹饪工具。

“做个美味的派说不定会引来兔子呢!”重新恢复干劲的男孩抄起食材,开始回忆家中厨娘的烤派过程。

“先这样,然后这样,再这样……”过程顺利进行,只是当亚瑟把派放进烤箱时发生了一些意外,突然爆炸的烤箱让兔子家的厨房着火了。

藏在厨房里的老鼠慌忙出逃,其中两只嘴里还衔着两块琥珀。亚瑟着急泼水灭火,着急又笨拙地挥舞着长手长脚,结果一不小心踩死了衔着琥珀的那两只老鼠……最后火焰扑灭后,亚瑟痛哭流涕并用他烤糊的黑派为两只老鼠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老鼠嘴里的琥珀自然是被亚瑟拿走了,他把琥珀装进路标上黑猫凹陷的眼睛处。形状大小都刚刚好,亚瑟认为可能就是老鼠偷了黑猫的眼睛。

“啊,终于恢复正常了!”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方才还是一块木牌的黑猫俨然已成活物,睁着琥珀金色的眼睛看着亚瑟。

“年轻人你怎么不穿衣服?”

黑猫的疑问让亚瑟飞快地蹲下身体把自己缩成一团,脑袋闷在膝盖间满脸通红,天呐噜我竟然忘了这里的动物会说话!

“不许看啊……笨蛋……”即使拥有成年身躯,内心说到底还是个小孩子,被看见没穿衣服让亚瑟羞愤得想死。

黑猫不明白眼前的大男人像小姑娘一般的反应,明明都是雄性有什么好遮掩的?难道是因为我是猫他是人?为什么要在我一只猫的面前害羞?

满心满脑袋都是问题的黑猫决定自己变成人!这样就可以站在人的角度看问题了,也好解决这个缩成一团男人的害羞问题。

事实证明,黑猫的思维与亚瑟的思维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当亚瑟看到同样光溜溜的人时,脑袋里涌现出爸爸叔叔相爱的绘本里两人一起睡觉的插图,鼻子一热直接晕倒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还只是个孩子。

黑猫王耀摸摸脑袋和屁股,确定已经把耳朵和尾巴收起来了。眼前这个粗眉毛的怪人怎么就晕了呢?难道是年纪大了化形成丑八怪把人吓晕了?

“我想我需要一面镜子。”王耀撤回那堵障眼法的墙,抱起晕倒的人向藏在墙后迷雾森林走去。

亚瑟再次醒来是在一座充满茶香的花园里,长长的桌子,纯白的桌布,红茶和点心的香味。一瞬间亚瑟以为回到了自家下午茶的花园,伊莎姐还在和隔壁白毛哥哥吵架,邻居家的两个讨厌鬼还是来蹭吃蹭喝,自己也从来没迷路追兔子。

鼻子一酸,绿色眼睛里涌出哗啦啦的泪水,这可把一直在亚瑟身边照看的王耀吓坏了。

刚刚王耀把昏迷的人带到迷雾森林中的下午茶花园,因为两人没穿衣服的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笑眯眯的疯帽匠因为这事甚至掏出水管准备捅死昏迷的亚瑟。

王耀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原来人类不穿衣服是会被水管捅死的……吓得他赶紧翻出茶仓里疯帽匠的旧衣服,套在亚瑟和自己身上。

而此时哭泣的亚瑟又让他心慌意乱,怎么鼻子出血后眼睛又流水了呢?活了几千年从来不会流泪的黑猫只好伸出舌头舔去亚瑟脸上的眼泪,又轻轻地摸摸他的肚子以示安抚。

又咸又哭,眼睛里水的味道真难吃。

亚瑟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原本的难过在柔软温热的舔舐下变成了羞赧和焦躁。腹部的手轻柔柔摸着,这他觉得更加奇怪了。明明以前妈妈帮他揉肚子都没有这样,是因为身体长大了吗?

“你……你别摸也别舔啦,我没事的……”握住腹部的手,抬头却感觉到一阵沉闷压抑的气息。

握着水管头顶绿色帽子的男人微笑地看着两人互动,王耀对此似乎并不在意,一个劲地摸亚瑟的身体,确定这人还有没有别的毛病。

“小耀~真是的,茶都凉了。”甜腻的鼻音与高大男人手里切口整齐锋利的水管形成了鲜明对比,亚瑟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对了,还没给你介绍。我是黑色柴郡猫王耀,他是疯帽匠伊万。这里是我们的后花园,想来杯下午茶吗?”在确认亚瑟没别的毛病后,王耀将他拉起来,顺便给他理理有些大的衣服。

“我是亚瑟,我追着白兔先生,掉到了洞里……然后,喝了药水变大了”亚瑟抹抹眼睛带着轻微的鼻音对王耀说着,“你知道我该怎么回家吗?”

黑猫显得有些为难,疯帽匠则是一脸幸灾乐祸。

“唯一通往人类世界的门在红心皇后的宫殿里,而钥匙早已经不知去向。”疯帽匠悠哉悠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咂咂嘴又往里丢了一块方糖。

“红心皇后的宫殿在哪里?我想试试。”

“不行,太危险了!”王耀一紧张,脑袋上不自觉冒出两只毛茸茸的尖尖耳朵,尾巴也收不住了。

“可我想回家,不管多危险我都想回家。”亚瑟扭头避开王耀焦灼的视线,说明了自己的决心。

“那我跟你一起去!”变回猫的王耀轻飘飘浮在空中,像是一片黑色的羽毛,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又突然出现趴在亚瑟头上。

疯帽匠反对王耀去红心皇后的宫殿,可王耀无比坚决地趴在亚瑟头上,爪子还抓着一把金色头发,大有你不让我去我就扯掉亚瑟头发的架势。

“小耀,就算你把他的头发扯光,我也不会在意的。”伊万笑着叹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手掌大小的黑色帽子,轻轻向空中一抛,那小帽子就变成了一只旋转的巨型大帽子。

“帽子会带你们去红心皇后的宫殿,记得万事小心哟。”

“伊万你真是好人,谢谢!”黑猫抓着亚瑟的头发指挥他站上帽沿,还不忘挥挥爪子回头跟伊万道谢。

高速旋转的帽子咻地一下飞向远处,疯帽匠收起笑容望着小成一个黑点的帽子喃喃道:“好难过啊……竟然给万尼亚发好人卡,笨蛋小耀。”

到达红心国王城时已经入夜,王耀寻思着找个地方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做打算。人生地不熟的亚瑟跟着重新变回人形的王耀在王城内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一家寒酸的旅店门口。

“老板还有空房吗?”王耀将铜币放在收银台上,老板抬头看看两人,丢出一把钥匙。王耀拿着钥匙上楼找房间,亚瑟跟在后面,老旧的木质楼梯和地板嘎吱作响。

推开房间门,亚瑟发现狭窄简陋的单间内只有一张双人床。这让他又陷入自己的小世界,绘本里爸爸和叔叔一起睡觉的插图再次跳了出来,两个人亲亲抱抱脱光光……太、太羞耻了!

“发什么呆啊,早点睡吧。”王耀戳戳亚瑟红扑扑的娃娃脸,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两把,然后亚瑟的脸更红了。

“我……我们一起睡吗?”

“傻孩子你在说啥,你见过野猫晚上睡觉吗?”

亚瑟此刻算是轻松了,可又有那么一点点失落。王耀研究着亚瑟丰富的表情变化,两条粗眉毛一会儿展开一会儿蹙起,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

“你想跟我睡吗?”本来只是试探一问,没想到亚瑟反应十分激动,这让王耀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没关系啦,虽然我晚上一般不睡觉,但是陪你睡也是可以的。”

“笨蛋!谁、谁要你陪啊!我才不……就只有一点点想,啊不,我才没有!”

权当人类小孩子脸皮薄的王耀将别扭小孩扯到床上,三两下扒掉衣服塞进被子。而亚瑟则是全程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现在全身躲在被子里只露出眼睛偷偷摸摸看着王耀脱衣服。

好白的背……好细的腰……嗯我的鼻子怎么热热的?偷窥作业进行到一半时,亚瑟伸手揉了揉鼻子,然后糊了一手血。

“王耀……我流血了,怎么办?”一动不敢动的亚瑟呆呆地看着手上鲜红的液体,觉得自己偷看别人脱衣服遭到报应要死了。

刚脱掉上衣的人回头就看见鼻子上挂着两条鼻血的亚瑟,惊慌之余拿起白衬衫给亚瑟擦擦鼻子,然后赶紧跑下楼找老板拿了纸巾又打了盆水。

老板看着王耀手上沾着血心急火燎的样子,忍不住仰头感叹道:“年轻人精力充沛,还是要克制一点啊,瞧这血乎刺啦的,怎么不管我要点辅助工具呢?”

匆匆赶回房间的王耀帮亚瑟洗干净鼻子,塞进两团纸巾球,然后擦拭着手上和脸上的血。

“好好的怎么又出血了,下午还是好好的。”王耀对人类身体构造又产生了巨大的疑问,亚瑟觉得捡回一条命真是太好了,以后绝对不能偷看别人脱衣服。

半夜折腾了这么久两人都挺累,一起迷迷糊糊睡着了。

清晨,亚瑟睁开眼时,王耀正窝在他的怀里舒服地打着小呼噜,时不时还挠挠头蹭蹭他的胸口,活脱脱一只熟睡的大猫咪。亚瑟忍不住诱惑凑过去亲亲黑猫的额头,然后不好意思地缩进被窝。可灵敏的猫儿还是有了感觉,迷迷糊糊地嘟嘟囔囔着。

“唔……你刚在做什么啊喵……”

“那是早安吻啦,在我们那里关系亲密的人会这样做。”

“亲密吗……那你会永远跟我在一起吧喵……”

亚瑟脑袋里又浮现出某万能绘本,好像书里面爸爸跟叔叔求婚时就是问的“愿不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难道说王耀在跟他求婚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虽然我现在是大人的样子,可我才五岁啊,等等,书里不是说每个人都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权利吗?那就算我五岁也可以喜欢他嘛!亚瑟的内心无比激动,甚至想烤个派送给王耀。

“喵……反正你也做不到,所有人都做不到,都是大骗子喵……”王耀扭扭身子在亚瑟怀里寻找一个更舒服的角度继续睡觉。

“我才不会骗你,你怎么睡着了?!我还没求婚呢!”

日上三竿,王耀总算愿意起床,两人好一阵磨蹭,总算是在下午赶到了红心皇后的城堡。城堡花园里纸牌士兵正在用红色油漆粉刷满园的白玫瑰,王耀跟亚瑟解释是因为红心皇后讨厌一切白色的东西。而王耀今天恰好穿了一身白,给亚瑟穿了一身红。

有着柴郡猫的隐身神技,两人大摇大摆走进了宫殿大厅。宫殿里放着一块长着六只咸鱼头的派,皇后正在大发雷霆寻找缺失的第七块有着咸鱼头的派。

“谁吃了我的仰望星空!等我找到了一定要砍下他的头当足球踢!”以凶残无理闻名仙境的红心皇后咆哮着,周围跪着的一群仆人无一不瑟瑟发抖。

王耀指指红心皇后的王座,对身边的亚瑟说道:“钥匙在坐垫下面,通往现实世界的门在花园最高的树后面,我引开他们你自己加油。”说着王耀解除了隐身,晃着一身格格不入的白冲过去踢了红心皇后的屁股。

“啊!!”屁股受伤的红心皇后惊叫着看向一身白的王耀,“是白皇后的间谍!给我杀了他!”大量的纸牌士兵举着兵器进入宫殿将王耀团团围住,王耀气定神闲地飘向空中然后从窗户口溜出去了。

仆人士兵以及红心皇后都拥挤追赶着白色的王耀,转眼间宫殿里只剩下亚瑟一人。他在坐垫下找到了钥匙,跑出宫殿来到花园。

“凭你也想跟我斗!啊哈哈哈哈哈!”手握最高权杖的红心皇后破解了柴郡猫的隐身魔法,士兵手里的刀刃正架着王耀的脖子。

亚瑟手握着钥匙站在最高的树后,面前是一片画着人类剪影的门。他知道门后就是他熟悉的世界,他的家就在那里。插入钥匙旋转一周,听见锁芯打开的声音,可他却迟迟没有碰门把手。

“亚蒂告诉姐姐这本书里的道理吧。”

“这……这个就是说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啦。”

最近红心国的王城发生了几件大事,听说某旅店的老板接待了一对小情侣,两人晚上太有兴致而出血了,从此旅店名声大噪,原地改建后成了王城著名的情趣旅店。

又听说红心皇后抓住了一位白皇后的刺客,可却没有杀死他,据知情人士透露是因为红心皇后贪图刺客的美貌,想把他留下来养眼睛。

最奇怪的是,口味奇葩的红心皇后竟然找到了满意的厨师,厨师制作的仰望星空派更是深得赞赏,不过试菜的仆人似乎已经暴毙好多个了。

“亚瑟,你为什么不回家啊?”

“家?只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哪里都是我的家啊。”

————END♡————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