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星招财雪箓

取关随意吧,我写写自己喜欢的。

【金钱组童话】狂气之国的爱丽丝

说好的金钱就金钱!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短,麻麻我努力了!!
————————————

阿尔费雷德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完全陌生,昏暗阴冷的房间里,空气中散发着腐朽味道以及一丝淡淡的腥臭。

面对诡异的环境,阿尔毫无畏惧甚至还有点兴奋,他觉得老天一定是在帮助他实现英雄梦,打丧尸抱美人拯救世界!Cool!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真的有位美人凭空出现在眼前。黑色的头发柔顺服帖,红色长袍包裹的纤细身子漂浮在半空中,琥珀般的眼睛里是全是漫不经心的懒散。

“Nice!你是hero的女主角吗?打完怪兽可以约你吗?”

“恭喜你成为万中无一的幸运玩家,我是你的助手王耀,下面请你打败所有除你以外的其他生物。”美人一副公式化的口吻,说着一成不变的台词。

王耀随手丢给阿尔一把天朝菜刀,然后自顾自地飞到房间的吊灯上一副坐等看戏的模样。

“加油干死入侵者!加油干死入侵者!”一群长着豆豆眼的半人高红心纸牌兵拿着迷你兵器,踏着整齐的步子从墙壁里走出,看上去训练有素。

阿尔弗雷德挥了挥手里的菜刀,觉得还是棒球棒和电锯比较顺手,不过眼下似乎并没有选择的机会。回忆了天朝电影里菜刀杀猪的场面,阿尔深呼吸,提着菜刀向纸牌们冲过去。

为了英雄的荣誉,为了约到小美人!抱着这样的坚定信念,阿尔仿佛打了鸡血一般,一刀将脆弱的纸牌兵劈成了两半纸片。

“原来真的是纸啊,看hero的无敌powerful☆斩击!”发现纸牌兵脆弱的阿尔开启了疯狂切纸机模式,一刀一个兵一刀一个兵,不一会儿就把红心纸牌兵全部杀掉了。

王耀趴在吊灯上全程围观,啧啧有声,念叨着年轻人好残忍啊,这么可爱的小扑克都不放过。阿尔听到叽叽咕咕的碎碎念觉得有些奇怪,不是你让我打怪的吗?

红心纸牌全军覆没后,墙壁上出现了一扇陈旧的木门,上面还有纸牌兵的集体照。王耀从灯上飘下来指指门,示意阿尔去开门。

“耀美人,你为什么会漂浮?你是幽灵吗?”手拿菜刀的阿尔看着身边轻飘飘的人,不禁疑问道。

红衣美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伸手揉着阿尔头顶的金毛,直到将那金发揉成稻草窝才放手。一脸嘲讽地说道:“看到了吗?飘起来爸爸就比你高了。”

阿尔的状态从美人靠近的心跳,到头发乱糟糟的呆愣,最后停留在王耀自称爸爸后的生无可恋。去你爸爸个腿,电影里都是骗人的,说好的男女主角做彼此的天使呢?噢不对,他是个男的。

“你谁爸爸啊,长得好看了不起啊,hero可不是会被美色轻易诱惑的。”心中对于王耀的美人印象被击碎,阿尔索性也翻了个白眼送给王耀。

“有趣的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朕的注意,现在快滚去开门。”王耀挥着长长的袖子扇向小英雄的屁股,阿尔也认命般地上前打开了门。

门后是一扇森林,树木巨大无比,空中掠过的鸟儿投下大面积的阴影。这是现实版的放大版森林,无论植物动物,全都巨大无比。阿尔有些兴奋地摩拳擦掌,一边警惕地留心周围的环境,一边前行。

王耀跟在阿尔身后,依旧是漂浮在空中,懒洋洋地欣赏着自然风光。

“嘎嘎嘎嘎,快来喝茶啊,还有烤胡萝卜派——”森林深处突然穿来的呼唤,吸引了森林中的大量兔子。一时间,巨大的兔子们汹涌地往森林深处蹦跳着。

阿尔依然没有放过好机会,抓住某只垂耳大兔子的耳朵爬上兔子背,也一起向森林深处靠近。

“我还以为你会被踩死在兔子脚下呢。”王耀轻飘飘落在阿尔身边的另一只巨型兔子身上。

“啊啊啊!hero从来不知道兔子也可以当马骑啊!太酷了,酷毙了!”阿尔自动忽视了王耀的话,专心感受骑兔子带来的奇妙感觉,仿佛化身成为第一次坐旋转木马的小孩子,尖叫吵嚷了一路。

最后那只垂耳大兔子到达森林深处后把他丢下来踩了一脚。

森林深处是一张正常大小的桌子,旁边站着一位正常大小的带大礼帽的人,他正在将巨型大胡萝卜派丢给大兔子们。画面有些滑稽,好像是巨大兔子们的玩具人偶在进行投喂的工作。

“Hello!可以给我一个派吗?”阿尔觉得肚子有些饿,看着兔子们吃派,他就更饿了。此番抢兔食的行为迅速招来了一大波兔子的仇恨,兔群之中有兔气愤地踢了阿尔的屁股。

被巨大冲击力伤害到屁股的阿尔一个趔趄向前栽倒,下意识伸手抓住了王耀长长的袖子……

事情的结果自然是糟糕的,被拽下地的王耀和压在他身上手里拿着半截断袖子的阿尔引来了兔子们的集体害羞。

啃着胡萝卜派的兔子们松开手里的派,脸红地捂住眼睛。兔群之中的兔子们开始进行激烈的讨论,窃窃私语着只有兔子才明白的话语。

“兔叽兔叽——”好羞羞,竟然做这样的事情。

“兔叽兔叽——”袖子断了,断袖美男……////

“兔叽兔叽——”你们快干,干完我好吃派。

王耀好歹也在仙境里生活了几千年,学习好几门动物语言,而普通人类阿尔完全听不懂兔子话,只留王耀一人尴尬。

“你你你……还我袖子!”羞红老脸的王耀一把抢过他的断袖,不对,抢过他断了的袖子。气呼呼地飞到高高的地方,再不看阿尔一眼。

阿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觉得王耀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心中姑且承认了王耀女主角的地位,不对,是男主角的男人的地位。

投喂兔子人注意到了王耀,以及王耀带来的新玩家。他摘下大礼帽向阿尔鞠躬,整齐利落的黑色短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摆动。

“在下是您的对手本田菊,您可以打败在下,或者被在下杀死。”本田在大礼帽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下面在下会向您提问,一共五题,答对三题便算作是您赢了。”

“好啊!不管什么问题都通通放马过来吧,hero绝对会胜利的!”

本田菊清清嗓子,向高空的王耀望了一眼。

“请问王耀先生今天的发绳颜色是?”

“Red!”

“正……正确!”

“请问用三个词语王耀先生的优点。”

“漂亮,嘴毒,能上天!”

“驳回第二个词和第三个词,算作错误。”

“请问王耀先生的身高是?”

“不知道具体数值,反正比hero矮,当然前提是他不飞起来!”

“在下竟无言反驳……”

“请问王耀先生刚刚为什么脸红?”

“因为hero太帅了!”

问题进行到第四题时,空中突然落下一把菜刀,然后无数的菜刀像下雨似的落下来。

“去你大爷的帅,帅不死你!”愤怒的王耀开启了空中无差别打击敌人模式,王氏无限菜刀制。

本田菊将大礼帽化作一人大小钻了进去,阿尔则是被突如其来的菜刀雨捅得满身是窟窿,静静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受伤的阿尔趴在地上进行咸鱼式思考人生。诶,为什么不痛,hero也练成了铁皮功夫吗……还是说,这一切只是hero的一个梦?

突然发现真相的阿尔一个咸鱼打挺从地上跳起,对着空中的菜刀杀器大声叫道:“你不过是hero的梦中情人,你不要太嚣张了!”

“你不过是hero的梦中情人,你不要太嚣张了!”大声嚷嚷着浑身一颤,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一张熟悉的美人脸。

美人不耐烦地睁开眼睛,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诶,你不是……你不是hero的梦中情人吗?”

“阿尔弗雷德你是不是傻啊!”在进行第一次黏糊糊的恋爱作业后,半夜吵闹的白痴让困倦的王耀很恼火。

从梦中惊醒的阿尔晃晃神,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两人第一次进行床上的恋爱作业,心中顿时甜蜜得无以复加。

“耀……感觉怎样?”

“感觉?感觉你在吵我睡觉,我会拿菜刀把你砍成饺子馅儿。”

“耀啊……那个,以后能不提菜刀吗?”梦中被菜刀雨砍的阿尔有了心理阴影,一脸委屈地蹭着王耀。对于恋人卖萌行为毫无抵抗力的王耀只好按下心中的烦躁,伸出手将阿尔的头发揉成一团稻草窝。

“明天把那件你撕断袖子的衣服给我缝好。”

“哦,hero知道了。”趁机摸摸耀的大腿。

“还有小菊送的兔子长肥了,你带它去散步。”

“哦,hero知道了。”趁机摸摸耀的屁股。

“你的爪子能拿开吗?”

——hero有权保持沉默。

“我觉得我们黏糊糊的恋爱作业不会有下次了。”

“Why?明明感觉辣么好!”

“你现在松手以后还是可以一起睡的。”

“哦,hero知道了……”

———END☆———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