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箓

长年不更新,催更可以私信,不过我估计并不会有人……另外aph半毕业了

【狗崽】单排大天狗的死亡③(完结)

【狗崽】单排大天狗的死亡③
#扒鸡设定,队友视角
#本章大量博晴预警——
#特别相关,平安京里崽子加好感最多的礼物是雨晴垂枝,狗子加好感最多的是八叶。

(源博雅)
青行灯写的故事书里欧洲战神总会不可避免地爱上非洲酋长,我原本是不信这个邪的。后来我才知道,所有年轻的不信邪终有一天会被打脸。
身为平安京最早的一批居民,我很早就开始勤勤恳恳开荒,每天努力打钱请式神,再带式神去资质赛打魂火。头上象征排位等级的大帽子越变越华丽,可以说过得非常励志而且无聊了。
这平淡得像漏气可乐一样的生活止于隔壁搬来新邻居的一天。
新邻居名叫安倍晴明,第一眼看上去觉得他冷淡孤僻,除了一把画着五芒星的扇子外什么也没带,孑然一身倒有几分隐世高人的味道。
后来我们俩熟悉了他才告诉我,他初入平安京时是真的穷得只剩下扇子了,那所谓冷淡孤僻的错觉来源于缺钱缺出来的苦大仇深。
被冠上“平安京第一穷鬼”的晴先生表示一切只因自己阴阳师时期不懂事,变卖全部家产去请ssr式神,结果到最后院子里堆满帚神和天邪f4,后来他就生气地终结阴阳师生涯,来到了平安京。
在晴明讲述他悲惨的破产经历时,我想到自己曾经拿到的ssr满绘卷,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最后选择安静如鸡认真聆听,目标乖巧中求生存。
事实证明运气不好的人不管到哪里都会倒霉,在一连几天匹配到挂机队友后,晴明心态爆炸了。
在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失意的晴明拉着我去了他那个又小又破的寮,就着一壶最便宜的酒,赏着最美的月色。
“博雅,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月色很美?”
……
白净面皮的人偏偏眼尾缀着一抹艳丽的红,在他转头对我笑时那红色也不紧不慢地向上勾起,与他冰凉剔透的蓝色眼睛形成鲜明的对比,碰撞出什么东西我不太清楚,我觉得有点口渴。
那壶酒就被我一个人不知味地喝光了。
“博雅,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我们特别投缘,今夜月色这样好,我想……”
“我想和你一起……”
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意思,反正我觉得他就是那个意思,我感觉我不能太被动,当下抓起他的手。
“晴明我也特别喜欢……”
“博雅,我想和你一起打资质赛。”
……

??
???
可能月色太美,可能酒太难喝。我牙齿磕磕巴巴地硬是把话刹住,转着调说了一句我也特别喜欢和你一起打资质赛。
天知道我在干什么,以后还是少看点青行灯的故事本吧,感觉有点肾虚。
后来妖刀去给晴明义务打工,打了没几天青行灯就开始抗议,说她没办法一个人照顾一家,强烈要求妖刀姬回寮。
晴明整天对着妖刀姬讨债一样的脸也不太好过,在听说青行灯的抗议后当即把妖刀姬送回我寮。
随后他又请走了我们寮的所有辅助。不得不说,晴明真是个沉迷上分的好阴阳师,我这么大个人站在他面前,他眼里居然只有我帽子上的魂火。
你不是真的爱我,你只是想要我带你上大阴阳师。
然后我就过上了没日没夜天天忙着给晴明升级帽子的生活,痛并快乐着,或许真的像青行灯故事书里说的那样,每个欧洲人总会因为好奇接近非洲人,然后被美色勾引,干柴烈火一顿噼里啪啦。
此时的我还停留在眼巴巴看着柴的等级。
寮里的大小事都是由青行灯在替我管理,原本游刃有余的她最近发来的信息里也渐渐流露出疲惫。
让青行灯伤神的想来想去也就那么几个家伙,要么是妖狐拐带了别家女式神,要么是夜叉在大街上脱衣服裸奔,最坏也不过般若抓伤了别人的脸。
如果是抓脸的话确实是比较恶劣,不过有寿比惠在也可以补救,青行灯解决这种事应该是绰绰有余。
但她反复强调我一定要抽空回一趟寮,这真的是非常少见的情况。难不成夜叉裸奔吓晕的小姑娘正好被妖狐绑架又被般若抓了脸?
心里感觉毛毛的,正在指挥山兔套圈的晴明凑过来捏了捏我的脸,说道:“你最近看消息总是皱眉头呢,青行灯小姐遇到麻烦了吗?”
“可能是有些问题,但是她不愿意直接告诉我。”
“那打完这盘我们就回家吧。”
“恩好。”
结束后晴明和众辅助们道谢,并告诉他们之后就可以回寮不用再来了。小兔子突然从青蛙上跳起来,用怀疑的眼神在我和晴明间来回打量。最后语出惊人地来了一句:“博雅阿爸你是不是绿了晴明,他要跟你分手,所以叫我们不用再来了。”
???
本来以为正直如晴明会好好解释,结果他用相当幽怨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对山兔说:“大人的事你不懂,博雅他如此优秀,自然是有很多倾慕者的,哎……”
???
“晴明你不要难过,如果博雅阿爸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回去就让灯姐姐敲爆他的头。”
???
等等,你这是当着阿爸面说话的态度吗?
回寮的路上,我顶着众辅助们审判的目光,感觉自己像是在去菜市场断头台的路上,下一秒就会有飞向脑袋的烂白菜臭鸡蛋。问题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好不容易回到寮里,却看到妖狐被一只大乌鸡抓到天上飞,看崽子的小模样好像还飞得挺开心的。
“你看看这年头,乌鸡都能上天了。”我对晴明感叹道。
“你怕是吃鸡吃多了,那明明是大天狗。”等在门口迎接的青行灯很不客气地损了我一句,顺便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地看着我和晴明。山兔不嫌事多地凑到青行灯旁边小声逼逼,应该是在汇报我的“负心史”。
我二十几岁我好累。
天上的崽子看到我后兴奋地挥挥手,然后带着大乌鸡,哦不对,是带着大天狗降落了。
大天狗似乎对于带崽飞行被打断很不满,一脸不屑叫了我一声阿爸。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寮应该还没有大天狗,这位先生你哪位啊,上来就叫爹我也很慌的……
告状还没告完的山兔听到大天狗叫阿爸同样也很惊慌,她看看大天狗又看看我,然后再一次语出惊人地说:“我说吧,博雅阿爸绿了晴明,和别的阴阳师搞在一起,你看别人家的狗子都找上门来了。”
还不等我一口老血喷出来,大天狗先出言反驳道:“哼,我可没有被每天就知道谈情说爱不思进取的阴阳师收服。”
……
虽然我想谈情说爱,但是晴明他很思进取啊。
“你给我说人话。”妖狐很大胆地踹了大天狗一脚,我真担心崽子下一秒会被羽刃风暴。
结果出乎意料,这野生大天狗斟酌片刻,先是沉吟不语,然后瞄了我和晴明一眼。
“我是说与心仪的人一起追求大义比一个人单打独斗更有意义。”说完野生狗子还很明示地拉了拉崽子的手。
……
这都是什么高级操作,现在野生的式神都这么厉害了吗,那我为什么还没有和晴明干柴烈火噼里啪啦,果然是因为青行灯的故事书没有写好。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朝青行灯投去一个怨念的眼神。结果妖刀姬好及时地从天而降挡住了我的残念电波……
你们一个两个的,叫我回寮说有大事呢,现在就是轮番伤害我吗,我心好痛。
寿比惠善解人意地给了我一口奶,我谢谢您了。
青行灯清清嗓子宣布我寮请来新式神,也就是我面前大天狗。我感觉这个寮里做决定已经不需要我的意见了,我这个被架空的阿爸,简直没地位……
“不好意思,最近一直麻烦博雅陪我打资质赛,导致他没有时间回寮,也不太清楚寮中发生的事,还请劳烦青行灯小姐解释一下前因后果,也好让博雅办理式神打工契约。”
……
晴明你是天使吧,你看出我的尴尬了吗。
青行灯听了晴明的话,耸耸肩解释大天狗和崽子是怎么巧合地天天遇到,然后打打杀杀出感情的。
崽子听着自己的经历被青行灯一番润色,有点不太好意思地把头迈进大天狗的翅膀里。狗子跟摸鸡仔似的顺了顺狐狸毛,然后从不知道的地方变出一株雨晴垂枝樱塞到崽子手里。
现在野生式神这么富有吗,随手就是雨晴垂枝……
更让我惊讶的是一向只知道攒钱买衣服泡妞的崽子居然回给大天狗一只八叶风车,狗子拿着大风车居然还很开心地吹了两下。
没眼看没眼看,我就出门几天,怎么崽就被拐走了。看看我家崽,天真可爱单纯无邪(?),再看看他对象,那么大个狗还玩风车,幼稚!简直猪拱白菜狗拐狐狸!
“阿爸,之前我和狗子每天都能遇到,我觉得这八成是命定的缘分了。你能理解我吧,阿爸。”小狐狸眼睛里迸出一堆小星星。
呵,八成缘分,那还有两成就是你被美色蒙住了双眼。当然我也就随便想想,崽子那么期待地看着我,我怎么拒绝。
“大天狗也……也挺好,崽崽开心就好……”
这种家里儿子被路边流氓勾引的老父亲感觉,我想我需要晴明的安慰。
“博雅不要伤心,反正你召了大天狗以后大家还是一家人。”晴明拍拍我肩膀,显然已经感受到我心中的苦涩了。俗话说得好,何以解忧,唯有晴明。
青行灯找出打工合同,我和大天狗签完字时,平地卷起一阵风包住了狗子,风里含着妖力,让人看不清其中景象。
崽子有些担心想去查看情况,青行灯拦住他告诉他大天狗野生单排的时候熟练度已经极意,不过因为没有阴阳师签约所以一直没有觉醒,现在是在补觉醒。
今天刚好一身觉醒皮的崽子有点兴奋,叽叽喳喳地说他还没见过狗子觉醒,应该很帅blablabla
妖风褪去,风带起的尘沙中渐渐浮现出修长挺拔的带翅膀人影,崽子开心地冲进风沙里,接着就是嗷呜一声惨叫。
沙尘消散,只见一个面相可怕的长着翅膀的妖怪怀抱崽崽摇来摇去。
忘记告诉崽崽可能并不是所有妖怪觉醒都会变好看。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