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箓

长年不更新,催更可以私信,不过我估计并不会有人……另外aph半毕业了

【红茶会】AB,O?

#兔子小姐的点文 @兔子の茶
#红茶会,国象,非常规abo
#注意!不要纠结性别分化问题!(危险操作预警)

赤象的小国王在管理国家上表现出的精明老练与他的年纪完全不符,自他登基以来不仅赤象的国力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而且还收回了之前战争的失地。
年轻有作为,英雄出少年,怎么赞美小国王都不为过。这样一位优秀的君主,唯一遭人诟病的就是执意娶了一位beta皇后。
面对群臣谏言和民众焦虑,小国王干脆地发表公开演讲,大意是beta怀孕几率小但是不等于没有,只要他以后勤奋播种,继承人总会有的。
小国王慷慨激昂的演讲中充满对自己的自信,成功感染了群众,尽管他根本没有觉醒第二性别,但是所有人都默认国王一定会是一位强大的alpha。
话题中心的皇后本人对于国王的流氓演讲一无所知,他此时正在和御医一起喝茶。
御医是长年霸占优秀单身贵族榜榜首的亚瑟柯克兰,也是皇后王耀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即使王耀嫁进皇室两个人也会定期会面,见面过程中摒退其他仆人,由亚瑟站在王耀身边为他添茶,跟以前两个人在一起喝茶时一样,只不过亚瑟现在会边倒茶边问些杂七杂八的问题。
“耀,国王他人怎么样?”
“阿尔啊,就是个黏人鬼,亚瑟你怎么老是这么关心他?”
“我是怕那家伙欺负你。”
“怎么会,小孩子撒娇还来不及呢。”
今天喝的是王耀喜欢的茶,不加奶不加糖,亚瑟是喝在嘴里苦在心里。就因为自己年少时的不坦率成就了心上人和幼稚鬼王国的姻缘,本来想忍一时风平浪静,结果仔细想想还是很气。
当年还是小破孩的亚瑟去王家玩时曾经被王妈妈开玩笑问要不要长大后和小耀结婚。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亚瑟心中警铃大作,以为对好朋友那点小心思被发现,当即指着小王耀说:“我才不喜欢你呢,我不要和你结婚!”
莫名其妙被好朋友嫌弃的小王耀懵了一下,跟着就呜哇一声哭成一坨眼泪团子,王妈妈赶紧安抚自家孩子,还跟亚瑟道歉说不会再开这种玩笑了。
小亚瑟被哭成泪团的小王耀吓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于是也跟着哭。当天下午王家后花园的哭声经久不息,直到两个人都哭得打嗝儿了才作罢。
后来青春期的性别分化,王耀成为了beta,亚瑟成为了alpha,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两个人理所应当继续在一起玩。
这美好的时光终结于去王城边缘树林的一次打猎。在收获一些猎物后两人牵着马漫步于森林,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撩起王耀搭在颈上的头发,就是那么一瞬间,也许是一秒,又或者是两秒,身为alpha的亚瑟感觉到了beta微不可觉的信息素,并且心跳加速到无法平息。
亚瑟脑袋里浮现出许多想法,像是父亲问他为什么性别分化完这么久他还没有omega,又想到母亲说他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家里还有其他哥哥们,家族总会有继承人。
还是自己的心意占据了上风,他脑袋一热拉住王耀的手表白了。
“你怕不是在逗我笑吧,亚瑟。”这就是当天唯一的答复,王耀果断拒绝时还附赠了关爱智障的眼神。
也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林子里被追杀的阿尔闯进了两个人的世界。
年轻的小国王很狼狈,白嫩的脸蛋被刮破,腰部的制服被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露出里面染血的破衬衣。受伤的阿尔看见两人有些错愕,随后很快地认出了王家的儿子,凭着感觉叫道:“王耀!救我!”
几乎是国王求救的下一秒,破空的箭矢夹杂着劲风呼啸而来,目标正是他的脑袋。阿尔似乎感觉到死亡的逼紧,无力闪躲索性闭上了眼睛。
生死瞬间王耀拔出老爸给的长剑,银光乍现,只觉周围的光景开始变得缓慢,他冲向阿尔挥出一道光刃。
空气撕裂声中夹杂着一声咔嚓,断落的箭头砸在阿尔背上,最后滑向地面。执剑的勇士单手搂住小国王,拍拍他的背安抚道:“陛下,现在放弃还为时尚早。”
阿尔睁开眼睛,抬头对上那双坚毅温柔的眼睛,除了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有了点别的情绪。
亚瑟知道王家孩子都是按照接任骑士的标准进行训练,但他和王耀切磋时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身手,快得根本看不清动作,若是面对敌人想来绝对是一击必杀。
只可惜王耀是个beta,按照规定连骑士考核报名的资格都没有,尽管他足够优秀强大。
“呼,我记得你,你的父亲王老骑士先生,曾经向我引荐过你,但是碍于规定我不能让你继承骑士之位。”靠在王耀怀里的阿尔揪住王耀胸前的衣服说道,“但是现在,我有了新的想法,只要你成为我的皇后,你一样拥有管理赤象权力,没有人规定beta不能成为皇后。”
一天内被告白两次的王耀感觉有点混乱,亚瑟的话完全可以当玩笑,小国王怎么也爱乱开玩笑。
好在国王没有让他继续烦恼,说完求婚宣言后直接因为失血过多晕倒了,昏死前还紧紧抓着王耀胸前的衣服,王耀没办法只好抱着小国王骑马赶回王城。
城内最好的医生是亚瑟的父亲柯克兰侯爵,侯爵先生看到出门玩儿的俩小破孩儿随便一捡就捡回来一个浑身血的国王,差点没吓得背过气。
知道事情的大概经过后,柯克兰侯爵没有把治疗完的阿尔送回皇宫养伤,而是把在宫中任职女官的女儿罗莎叫了回来。
罗莎女官负责记录国王出行,她表示国王今天一时兴起突然决定去打猎的事只有贴身女仆和侍卫才知道。
亚瑟留在宅邸看护国王,王耀和侯爵去联系教皇战车和骑士。几位权力核心开始对国王遇刺展开调查,王老爹对儿子及时救驾的行为表示赞扬,欣慰的话语中还有一点惋惜。
王耀知道爸爸在遗憾什么,树林里小国王的一番表白浮现在脑海中,心中有了决定。
内奸很快就被找出来,其背后主子是看国王年纪小想趁机上位的皇室旁系,一干人暂时收押监狱等待国王醒来后审判。
阿尔醒后倒是没怎么在意想要他命的人,反倒是一纸诏书送去了王家,纸上清清白白写着叫王耀嫁给他。
王老爹是没想到这一茬,王耀却早就做好了准备。老爹看儿子心意已决,也果断辞去骑士职位避免家族权力过大招来麻烦。
赤象就这样拥有了尊贵的皇后,国王阿尔当然是非常开心,另一边的亚瑟是又难过又生气。
好好的竹马说没就没,我好恨!在亚瑟第二十次摔破茶杯时,侯爵夫妇为了儿子的幸福开始出点子。
“亚蒂你先把茶杯放下,国王还没觉醒第二性别,根本没法标记小耀,你还有机会。”侯爵夫人肉疼地看着亚瑟手里的茶杯,试图安抚失恋的小儿子。
“国王还小,娶小耀也是玩闹而已,哪有alpha不喜欢omega?当然亚蒂你不算正常alpha,可以忽略不计。”侯爵递给亚瑟一盘小饼干。
夫妇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亚瑟听得眉毛都拧成了一团毛线,最后还是侯爵稍微靠谱一点提议亚瑟去当御医。所谓近水楼台,虽然再近也近不过国王,不过总比在宫外乱发脾气好。
亚瑟就这样草率地成为了御医,能见到心上人自然开心,但每每看到国王向皇后撒娇,亚瑟只觉得心塞。
皇后是可以带兵打仗的皇后,王耀觉得自己没有辜负老爹的栽培,阿尔人也不讨厌,总体来说过得还挺开心。
还算和谐的生活就这样过了两年,平静到亚瑟和王耀都忘记了今年阿尔刚好十八岁。
发表完一定会让皇后怀孕的危险演讲后,阿尔开心快乐地跑去找王耀,不出意外又看到了缠着自己皇后的粗眉毛,心中顿时无比嫌弃。
“喂你这个家伙,怎么天天来喝茶啊!”阿尔向两人走去,准备等会儿抱抱皇后气死亚瑟,结果没走两步腿一软瘫倒在地。
这可把在喝茶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王耀过去搀起阿尔,亚瑟拿起药箱。
阿尔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突然感觉很热,热到很无力,他整个人扒在王耀身上觉得稍微凉快舒服了一点。
好歹是御医的亚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唰地变白,感觉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小鬼头国王怕不是要分化第二性别。
“小耀……国王可能要分化了……”
“啥?那怎么办?”
“总之先把他带去室内吧……”
心中苦涩的亚瑟背起阿尔在王耀的指引下去了附近唯一的建筑,也就是皇宫内最大的玻璃花房。
玻璃花房是两年前特别为皇后扩建的,扩大面积的同时把原本平平无奇的半球花房改造成了一个熊猫头。此外,玻璃花房内还设有密室,堆着皇后平时收集的资料。
陷入发情危机的国王先生正瘫在资料堆上,王耀被国王扯着手根本走不开,亚瑟见状急急忙忙去取抑制剂。
阿尔觉得越来越难受,他拉着王耀的手试图撒娇:“耀耀帮我脱脱衣服嘛,我要热死了。”说完还用红红的脸蹭了蹭王耀的手背。
这情况下脱衣服还得了?王耀选择装聋作哑,任你撒娇千百遍,我就啥都看不见。
空气中弥漫着甜蜜气泡水的香味,对信息素迟钝的王耀打了个喷嚏只觉得是今天花房里的花好像有点香。
怕用量太少不能抑制国王兽欲的亚瑟背了整整一箱抑制剂回来,推开花房门的那一刻却感觉全身汗毛倒立。
一种陌生又甜腻的香味刺激着alpha的神经,空气里爆炸的omega信息素浓郁得亚瑟感觉到有些窒息。
这个垃圾国王居然一觉醒就找omega,怎么对得起王耀!亚瑟的愤怒让他保持清醒,站在密室门口,他可以明显感觉到甜蜜信息素的源头就在门后。
亚瑟因情绪失控不可避免地散发出alpha的味道,屋里藏着的omega似乎被感觉到alpha信息素带来的压迫,发出慌乱的惊呼声。
“阿尔弗雷德你这个渣男!”亚瑟浑身捉奸气势地踢开门,把带回的抑制剂丢在地上。
门后俨然是照顾国王的皇后和满脸通红的国王,哪来的多余omega。
什么情况?亚瑟一头雾水。
“亚瑟你那么凶干吗?”王耀略带责备地看着闯入者。
亚瑟的注意力显然都在假想的omega身上,环顾密室后难以置信地发现缩在皇后怀里的那一团正是高度浓缩的甜蜜信息素炸弹!
“哦天呐,你有没有觉得你抱着的东西有点别致……”
“什么鬼?”王耀疑惑地皱眉,低头看着从刚才就一直埋在自己怀里的人。
——让我想想他们那些发情期的蠢货是什么样子,脸色通红,气味刺鼻,好像没什么不对。不过alpha觉醒居然没有强上身边的人,只蹭来蹭去还真奇怪。
亚瑟看着认真思考但是一无所获的王耀痛苦地捂住额头,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仔细措辞之后结结巴巴说道:“那个……国王陛下,他可能……呃……他可能并不是alpha……”
“beta觉醒又不会有发情,不是alpha还能是什……”王耀也打住了,因为他好像无意中瞥见某位先生屁股后的裤子有点湿嗒嗒。
“卧槽?!我从未见过如此a里a气的omega。”一时没忍住爆出粗口的皇后觉得整个人开始崩裂,他有点绝望地看向亚瑟问道:“亚瑟你带来了omega的抑制剂对吧……”
被点名的御医低头看了看丢在脚边的一箱alpha抑制剂陷入沉思。
“那个,或许我们可以把他背回寝殿,然后再找omega的抑制剂。”亚瑟向前走了两步,希望帮王耀扛起过于庞大的阿尔。
“不!你别过来,你出去!”王耀紧张地呵斥试图靠近的御医,神情戒备地抱紧了怀里发情的omega国王,大有一番护犊子的意味。
被当成色魔alpha的亚瑟觉得生无可恋,他默默捡起地上的抑制剂,面无表情给自己来了一针,尽管他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
眼见着可能对阿尔意图不轨的危险分子注射了抑制剂,王耀松了口气,在亚瑟的帮助下把国王悄咪咪弄回寝殿,顺便封锁了消息。
国王觉醒成omega实在太令人意外,谁知道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会不会就此大做文章。
注射完抑制剂恢复清醒的国王知道自己的性别后颇受打击,消沉颓废地过完发情期后找了个借口赖在房里不出门。
皇后王耀暂时代替国王处理朝政,先是册封亚瑟成为骑士,后又单独与新骑士在书房单独会面。
“骑士先生,希望你能守护好赤象的秘密。”
“册封骑士是封口费?你知道我在意的不是这些。”
“哼,我还说你怎么以前就老问阿尔的事情,原来老早就对他图谋不轨,你是不是早就看中了他是omega?”
“哦天呐……”
亚瑟心里苦,他的心上人根本不懂他的心意。
而王耀的想法就很简单,即使丈夫是omega也绝对不允许自己被绿。于是在心里果断地把过度关心阿尔的亚瑟从好朋友划成了潜在情敌。
另一边翻看性别分化资料的阿尔试图想通了什么,开开心心从卧室蹦哒到了书房。
书房的低气压就这样被国王的到来打破,阿尔关好门,有点害羞地走到皇后身边,全程无视了杵在屋里的新任骑士。
“耀耀,既然我已经成omega,那就只能由你来标记我了。”国王一扫之前被性别打击的阴霾,露出了少女般的娇羞。
“什么?可是beta只能暂时标记啊。”
“多标标就好了嘛……”
宫墙外头的民间还在讨论前不久国王发表的多播种演讲,他们觉得国王简直太酷,是全国alpha学习的榜样。
今天的国王也要努力加油呀。

————————END————————

难得一见眉毛算炮灰的红茶会:)
听说不开车的abo都是耍流氓
好,我就是流氓
点文还开着呢,欢迎大家一起提议危险操作(挨打

评论(14)

热度(156)